It is such a land, full of tears.

#我是les#

花浥尘:

“首先他们来抓社会主义者,而我没有发声——因为我不是社会主义者。



然后他们来抓工会会员,而我没有发声——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。



之后他们来抓犹太人,而我没有发声——因为我不是犹太人。



最后他们来抓我了——我才发现,原来已经没剩下任何人能为我发声了。”


Aka猪大盗:



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看到。
 就在昨天,微博上女同性恋的超话被封,豆瓣天空组也被封了。微信签名不能带彩虹旗,超话不允许带同性恋字符。
 如此庞大的群体绝不能被无形的手抹杀!每一次被镇压都是对背后活生生的...

【黑化何开心×韩沉】幻觉美梦6-7

额错咧额以为额的脑阔可以写剧情流额的脑阔不配剧情流
严重ooc 私设严重
爱情属于他们彼此 ooc属于我
请勿上升真人,谢谢观看w
没学过犯罪心理学,有纰漏请谅解
白切黑犯罪侧写师-洗白上岸-何开心×冷静孤僻刑警-前卧底-韩沉
本章悄咪咪带一点点生哥和尤东东玩
小天使们给我一个评论好不好 啾咪啾咪

6.

        韩沉拿着一大堆文件从局长办公室走出来,他不由得苦笑一下,还真让何开心说中了,第四位受害者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幼稚而不成熟,我...

【黑化何开心×韩沉】幻觉美梦4-5

走剧情一会儿
严重ooc 私设严重
爱情属于他们彼此 ooc属于我
请勿上升真人,谢谢观看w
没学过犯罪心理学,有纰漏请谅解
白切黑犯罪侧写师-洗白上岸-何开心×冷静孤僻刑警-前卧底-韩沉
小天使们给我一个评论怎么样啾咪

4.

        “我请求你不要向我告别。我知道离别时候的招呼是为人处世的礼仪,可我请求你悄悄的离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怀恋你我彼此之间的来往,超乎友情爱情,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。假如你未曾同我告别,我依旧能够从一条消息一个表情里面钻研...

幻觉美梦1-3

被屏蔽了……试一试发图

憾平生

胡说八道乱写一通,发完掉粉系列

      “我、我很快活。”荀珉娘忍着身上一阵又一阵袭来的疼痛,也不管一开口就往下不断淌的血液,开口道,“从出师离山后,再也没有的快活……不,是从来没有过的快活。”
       她吐掉又一口淤血,卫三抬起手帮她擦去嘴角、下巴上沾着的血,而后俯身用最最轻柔缓慢的力度让二人双唇沾了沾,随即离开。他依旧微皱着眉头,嘴角勾着微笑,道:“我们以后的日子天天都是快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...

【原创】落尽梨花月又西

雷:后宫【真】百合的故事    乱用诗词   第一人称视角   

N多年前打赌产物,天雷滚滚,本来应该是个长篇的……后来就硬生生憋成了6千字短文,偶然从文档里面翻出来,删除又舍不得,就发出来当存个档,反正也没人看的到。

 · 愁吟独老翁

 

      “太后,贤太妃命人送来了一柄金弓。”   

     ...

【求助】我24k纯金亲妈坚定认定我是gay怎么办?

  ooc注目
        李涛完全脱离了标题
        手黄再
  
  6.
  在看队长第二十六眼之后,黄少天终于发现队长被经理拉住不知道在聊些什么。他抬手抓抓头发,又懒得起身去和旁边几个还在窃窃私语的家伙说话,果断又掏出了手机。
  
  一开屏就看见张佳乐发来的对话框。
  
  【百花缭乱】不是吧你小子
  
  【百花缭乱】你不是和喻文州……
  
  【百花缭乱】就算不是,那你也不怕肖时钦和你拼命?!
  
  【百花缭乱】拐得到联盟财宝算你有本事,兄弟还是祝...

【求助】我24k纯金亲妈坚定认为我是gay怎么办?!4~5

4.
  “瀚文的训练成绩提升得很快,我觉得有必要在现有基础上适当加量,文化课那边也不能放松……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关于夜雨装备升级材料,蓝溪阁准备得差不多了,不过有几样比较棘手的还没有准备好,公会希望我们有条件的话能帮把手。我看着今天下午训练结束后不错,少天觉得呢?”
  
  “队长你决定就好。”
 
  “那……也没什么事情了,少天,去吃饭吧?”
  
  “走吧。”
  
  黄少天快步夺门而出,像是后面有才狼虎豹样,喻文州也纳闷,就算是想追人也没必要和自己保持距离,这是闹那门的别扭了?
  
  其实黄少天也没想那么多,只是那篇all黄文里各种cp比例差不大多,黄少天看得直犯恶心,抱着答应了妹子的...

多年以后【聂锋 夏冬】


  
  又是个大雪天。
  
  鹅毛纷飞,假使夫妻间围绕火盆小酌几杯想必是无比温馨。
  
  往年聂锋和夏东都是如此,十四年的分离让两人无比珍惜在一起的时候,相濡以沫,彼此共存。
  
  今年,先帝驾崩,新皇登基。
  
  萧景琰登基后没有重设悬镜司,可偌大的朝廷,能公正办案依法行事又武功高强不畏强权的人太少,可用的更少。
  
  万般无奈之下,即使希望聂兄和冬姐能够携手过常人的生活,他还是请求夏冬在刑部接收一份不轻也不重的差事。
  
  聂锋的身体经过几年调息恢复七七八八,除了口齿难清与常人无异。萧景琰知道他们夫妻二人不愿意分离,便也请求聂兄在暗中协助夏冬,即使武力难恢复当年他也算的上是一把好手。
  
 ...

© 阿塔西 | Powered by LOFTER